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疑似转基因水稻现身 专家称监管仍存在漏洞

疑似转基因水稻现身 专家称监管仍存在漏洞

来源: 农博要闻  类别:行业资讯  更新时间:2010-05-20 13:55:33  阅读

      春夏之交的农忙时节,转基因水稻在湖南再次出现。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4月中旬在湖南岳阳和常德两市实地调查发现,两地仍旧存在疑似转基因稻种流通,稻种已流入岳阳县黄沙街镇三个村农民手中,且可能作为本季中稻稻种播入农田。

  后该组织向湖南省农业厅、岳阳和常德农业局发出举报信称,疑似转基因稻种的流通出现在岳阳市下属的岳阳县黄沙街镇、汨罗市城西南路某种子经销处,以及常德市韩公渡镇。

  这已经不是2005年以来第一次在湖南发现疑似转基因水稻稻种流通。水稻作为中国主粮身份敏感,各界在转基因水稻安全性上也交锋不断、难以定论。但是还处于试验阶段、并未得到商业化种植允许的转基因稻种流入民间,暴露出转基因作物监管漏洞仍然存在。

  湖南省农业厅5月5日在电话中给与了回复。省农业厅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科长何超说,根据举报信反映的内容,农业部门正在依法查处。常德某种子站已被采取行动,现已无此类稻种,而其上家也在常德先前的执法行动中受到查处;岳阳的情况正在查处中。

  另据岳阳当地知情人士11日对本报透露说,岳阳黄沙街镇三个村的疑似转基因稻种也已查没,共约3000斤,当地政府按农民购买价给与补偿;已经播种的也已铲除。

  15斤疑似转基因稻种

  根据第三方检测机构4月29日出具的转基因成份检测报告,15斤疑似转基因稻种含有抗昆虫基因改造特征。

  此袋疑似转基因稻种是在4月19日湖南岳阳黄沙街镇一农技站购买到的,单价每斤40元。稻种名为"两优828",产地注明江苏,除此之外包装袋上没有其它任何信息。

  “检测结果为Cry1Ac和Bt63活性杀虫蛋白基因为阳性,可以确认这包稻种为Bt汕优63品系。”绿色和平食品和农业项目主任方立锋说。Bt汕优63,是2009年8月获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两个转基因水稻品系之一。

  根据现场录音录像,上述农技站服务人员说,平时卖给农民的价格是每斤40-45元,出售给了黄沙街镇两个村。

  全程走访录音录像显示,在黄沙街镇,转基因水稻可能早已种植或准备继续种植;而与普通稻种相比,转基因水稻除了抗虫害的优点外,并没有产量优势。在湖南农村,转基因水稻被称为“抗虫稻”,“不打药的(稻)”。

  在其中的一个村,一位男性农民说,自己已经种了三年的抗虫稻,稻种从湖北买进,去年每亩收获千八百斤。“今年已经买了,还没种。4月25号到5月10号一定要种了。”

  湖南一般种植双季稻,即大多4月上、中旬播种的早稻和6月上、中旬的晚稻。有些地区也留出一部分稻田种植中稻,时间为春夏之交4月底、5月初。

  同村一位女性说,去年种了一点,产了差不多1000斤,现在还没有再买抗虫稻种,“村里有的早买回来了”。

  而在湖南汨罗某种子站,当被问到是否有抗虫稻种卖的时候,一位销售人员警觉地说,“清明节前还有100来斤,现在查得紧,退回去了;国家不推广,我也不能推广”。

  方立峰补充说,水稻的抗虫转基因对产量没有影响,而成本还比普通稻种高。“湖南本地的普通稻种从三四元,10元,到25元一斤都有;转基因稻种产量约1000斤,而本地一些中稻稻种产量可达1400斤。”

  方立峰说,尽管如此,农民还买抗虫稻的原因是:由于初期不需要打农药,就节省农民的人力、农药成本,总成本就节省了下来。“黄沙街镇地广人稀,人力不够,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

  由于农民担心转基因稻的安全,因此种植农户一般并不用作自家口粮。而在收获后也不称是“抗虫稻”,而是将之与普通稻掺和卖出。

  一位常德农民说,大约在去年晚稻成熟前后(约9、10月份),种子经销商还组织农民在常德镇德桥镇参观两块成熟的试验田,一块种了转基因水稻,另一块种普通水稻,以较优劣。鉴于上述说法,环保组织人士怀疑说,“调查证明中稻可能种植转基因水稻,现在就不能排除晚稻也有转基因的可能”。

  从实验室到田间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岳阳发现的疑似转基因稻种来自何处。

  在国内,华中农业大学转基因水稻研发团队,研发的两种转基因水稻——Bt汕优63和华恢1号——都在2009年8月首次获得农业部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证书有效期是2009年8月17日至2014年8月17日,生产应用范围仅限在湖北省。

  而检测报告显示,此次在湖南发现的疑似转基因稻种,即被测得Bt内毒素特异性基因序列(Bt63)呈阳性,确定为Bt汕优63品系。这就为流通的转基因稻种是否从实验中流出打上了问号。根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下称《条例》),转基因生物的试验要从上一阶段进入下一阶段──中间试验、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试验单位应向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需经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进行安全评价。

  早在2005年8月,湖北就发生过“转基因水稻规模种植”事件。当时湖北省政府委托省农业厅发表的申明称,包括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武汉禾盛种衣剂有限责任公司和华中农大新技术研发公司在内的三家公司,在承担转基因水稻生产性实验过程中,“擅自扩大制种”,并责成处罚。

  在上述三家公司中,华中农业大学转基因水稻主要研究者张启发教授先前承认与学校有关的公司只有武汉科尼。张启发在接受《南方农村报》采访时说:“我本人从未参与该公司经营管理,也没有从该公司领取任何酬劳。”张启发也称其未授权任何单位生产经营转基因稻种,“获得安全证书的两个抗虫转基因水稻品系目前未启动商业化步骤”,也坚决反对任何非法从事转基因水稻的生产、销售活动。

  张启发表示,中国农业田间生产试验很难做到全封闭。从中试到安全证书获批所经历的整整10年间,不排除有人拿走稻种材料。2003年-2004年间转基因水稻生产性试验总产100万斤,虽然要求“不进入流通环节”,但课题组并没有全部回收和销毁。

  根据《条例》,经营转基因植物种子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种子经营许可证。同时,农民种植转基因植物的,要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然而,《常德日报》报道说,常德市农业局在4月初展开的专项执法检查中,共查出5个无生产许可证、无审定编号、无经营许可证的疑似转基因水稻稻种,涉及“武汉九环”、“武汉惠华三农”和“武汉敦煌”三家种业公司。

  疑似转基因稻种不断出现,证明了从实验室到田间的监管链条漏洞存在。

  “责任人应是承担试验的单位,当地省农业厅科教处负有监管责任。”农业部转基因植物环境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武汉)常务副主任卢长明表示。

  但是,五年来转基因水稻违法种植的魅影从湖北蔓延至湖南,转基因大米和米制品(米粉)也已经进入广东、福建、湖北和湖南。王伟康警告:“现在正是两湖地区的播种季节,警惕更大面积耕地"被转基因"。”

@2008 http://www.ny-17.com/ 农业仪器 all rights reserved